严凯泰病逝,陈莉莲扛得住最难接班?

严凯泰病逝,陈莉莲扛得住最难接班?

严凯泰,忧愁的走了。2 年半前,裕隆集团董事长兼执行长严凯泰发现得了癌症,中间一度好转,瘦了一大圈的他也出来趴趴走,要大家放心,不论车展、裕隆篮球队出赛,都能看到他身影,他总会开玩笑对记者说,「我还活得好好的,没死。」但后来癌症复发转移,12 月 3 日傍晚,他不敌病魔过世,也象徵台湾汽车产业一个时代的结束。

遗孀冠夫姓
强化家族接班正当性

这个庞大却摇晃的台湾唯一自有品牌汽车集团,将开往何处?

裕隆集团在第一时间发布,将由严凯泰妻子严陈莉莲接任董事长。她第一次在公开文件冠上夫姓,强化她接下严家棒子的正当性,除了家族传承,还有让中国合作方认可的意味。

丈夫过世前
她含泪求助前副阁揆

她一直很会照顾严凯泰及身边主管,细心打理人际关係,之前虽担任裕隆车、中华车董事,但未管理事业,直到去年裕隆股东会,严凯泰开始安排她见习。丈夫过世前几天,陈莉莲带着两个小孩去见前行政院副院长、裕隆最高顾问林信义,抱着他落泪,希望他能继续帮忙裕隆。

毕竟她面对的,不只是台湾国产车的颓势难以挽回。今年进口车市占已逼近五成,而裕隆日产销售 5 年来衰退 24%;更重要的,还有累计百亿元亏损的纳智捷,该何去何从。

陈莉莲的处境,远比婆婆吴舜文及严凯泰当年接班时更难。

裕隆创办人严庆龄过世时,吴舜文还有她帮先生建立的党政人脉,让裕隆在台湾及中国都有一定影响力及资源支持,能顺利登陆对岸发展。

严凯泰接班时,虽因连亏 3 年而背上败家封号,但他在 1996 年打造出一个月销售近万辆的豪华房车 Cefiro(挂日产品牌),被媒体改封「少主中兴」。只是,好景到了 2003 年,日产拿回裕隆在中国与东风的合资权力,失去主导地位的他决定重启自有品牌,2009 年发表纳智捷(Luxgen)。

「我总不能每次都跟人家借飞机、大炮去打,打下来的又不是我的地盘,」严凯泰重现母亲吴舜文当年开发「飞羚」的豪情万丈,对媒体说,今天要进攻全世界的战场,必须要有自己的武器。

有人羡慕,他含着金汤匙出生,但他出生是为了接班裕隆,没有选择,他说「接班是 never ending job(永无止尽的工作)」;有人嘲讽,政府保护多年,台湾仍不算有自主汽车工业,裕隆要负最大责任。他则说,「我的生命是和纳智捷划上等号的」。

但如今,纳智捷却成为他生前最放不下心的孩子,也是陈莉莲接棒后最难的挑战。相较严凯泰接班时,虽然高阶主管走了十多位,但还有母亲撑着局面;而如今,陈莉莲掌握关係企业与家族的裕隆持股逾四成,背后还有裕隆集团副执行长陈国荣及林信义稳定江山。

背后两人守品牌江山
能「该怎幺做就怎幺做」吗

陈国荣在 1982 年就进入裕隆工程中心。严凯泰回国后,他曾写万言书痛陈裕隆的问题,自此成为严的心腹,更是当年 Cefiro 最大功臣。

「他一直是帮严凯泰圆梦的人,站在第一线帮严凯泰执行各种想法,」一位裕隆高层说,尤其是纳智捷,全由陈国荣一手主导。在裕隆另一位老臣徐善可退休后,决策的 5 人小组变 4 人,汽车领域也由陈国荣和林信义两人做主。

未来,也会由陈国荣继续实质带领裕隆。但,「陈国荣一直太乐观,乐观的背后是需要一个部队非常务实的执行,否则再好的策略没能执行成功,也等于零,」一位汽车领域专家提醒。

14 岁就独自出国念书,严凯泰一直是孤独的,他的心很软,这个性却让他陷入危机。裕隆高层分析,严凯泰人好、厚道,但因此容易赏罚不分。而且他好面子,不爱听批评,慢慢的,员工也变得报喜不报忧,包括纳智捷,即使已累计亏损逾百亿元,他也仍只看到机会大于风险。

「我在管理从来都不是用骂的,连对女儿都很客气的拜託她,不能理解为什幺有人处理事情都用骂的,」严凯泰曾说,他后来不得不修正,「不能再做烂好人,开始要有规範」,所以他虽大力割除了由徐善可主导的创投事业及其他亏损转投资,却迟迟无法斩断母亲的、台湾的、自己的品牌梦。

「严凯泰一直认为纳智捷是他的生命,只是现在他的生命 (先)结束了,唉!」一位裕隆高层口气尽是不捨,但只能选择面对残酷现况,「接下来该怎幺做就怎幺做,只是不会那幺快」,而如此一来,裕隆集团将会重回帮日产作嫁的局面。

这是一个台湾汽车之王的时代结束,却不希望是台湾汽车自有品牌的句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