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成真(上篇)‧双李合璧‧炮製珈琲工坊梦想

梦想成真(上篇)‧双李合璧‧炮製珈琲工坊梦想两个年龄相仿的女孩,一个对黑咖啡有着无法言喻的沉迷,不时自煮咖啡娱己娱人,心中藏着开一家咖啡馆的浪漫梦想;一个对烹饪有着浓厚的兴趣,常常埋首于研究食谱,梦想着有一天能在这都市设立一个让人憩息并满足食慾的角落。约一年前,她们在职场相遇,各自聊起了自己的梦想,火花在瞬间点燃,两人心中那模糊的梦想开始有了轮廓,最后催生了目前这黑咖啡爱好者的新聚点――珈琲工坊。经营珈琲工坊(Await Cafe)的两名女子分别是来自雪兰莪州的李蕙玲及沙巴州的李翠婷。在这之前,她们同在一家出版社上班,直到有一天聊开了,两人发现彼此的梦想和理念相契合,遂决定展开圆梦行动。李蕙玲是在台湾留学时开始接触黑咖啡及受到当地咖啡馆文化的熏陶,当时的她为了赚取学费和生活费而到咖啡馆打工约半年,并首次接触纯正的黑咖啡。“小时候喝的是外婆煮的咖啡,那是一大壶的咖啡乌,而父亲的传统咖啡店沖泡的则是加奶的咖啡,妈妈在家煮的是即溶咖啡,我从小喝咖啡到大,第一次在台湾喝到全黑咖啡,感觉很特别。原来咖啡甚幺都不加,味道是如此独特。”当时的她并没有就此想要开一家咖啡馆,仅只是单纯的喜爱,喜爱的程度是自行买器材和咖啡豆在家里自煮咖啡。咖啡豆托朋友国外带回来回到大马后,她依旧维持自煮自喝黑咖啡的习惯,当时大马并没有任何专卖黑咖啡的咖啡馆,有的只是一些连锁咖啡馆。除了自煮自喝,她也和身边的朋友分享咖啡。“当时的我很沉迷,也很捨得花钱购买咖啡豆,不过在大马较难找到咖啡豆,只有到大卖场才买得到,或是托朋友从国外带回来。”她回到大马后在报社上班,那段日子因工作时间不稳定,再加上常喝咖啡,最后导致胃溃疡而改调到内部任职,过着典型上班族的生活,也就在那个时候,她戒了一年的咖啡以调理身体。“这一场病,让我非常想念咖啡的味道,也是我开咖啡馆梦想萌芽的时期。加上朋友常常鼓励我说如果不打工可以开家咖啡馆,所以我便有了这美丽的梦想。”后来她离开了报社,带着这未有具体概念的梦想到手工咖啡馆打工约半年,并思考未来路向,看看自己想要的是甚幺。出版社相遇一拍即合在手工咖啡馆打工半年后,李蕙玲转到出版社上班,在这里,她认识了有着相同梦想的李翠婷。李翠婷当时想回到东马亚庇去开一家饮食咖啡厅,两人一拍即合,决定合资开咖啡馆。对烹饪极有兴趣的李翠婷表示,她在学院唸书时期曾和好朋友说起要开一间以漫画为主题的咖啡厅,希望拥有一个让人坐下吃东西呆一个下午的角落,虽然这想法随着年纪增长而不了了之,惟梦想的种子却是早已种下。爱吃的她持续经营着自己的兴趣,不间断地研究食谱,满足自己的口腹之慾之余,也慢慢提昇烹饪能力。她声称这或许是在耳濡目染下产生的兴趣,“妈妈煮得一手好菜,传统料理更是做得很棒。”开咖啡厅的梦想,随着她爱玩的个性深埋心底,她以为这应该是个中年过后,过稳定生活时才会实现的梦想,直到她遇到了李蕙玲,这个梦想提早实现了。“我不喜欢一成不变的生活,这一次决定放弃原有的打工生活,是因为觉得生活到了某个点,就会想要有些改变,就算是家里房间的摆设我也会不时想要变动,这一次,我想就豁出去做一次看吧!”三代卖咖啡父女各做不说不知,李蕙玲的家里,包括她在内可是三代都在卖咖啡,从祖父到父亲,到现在她也加入了咖啡行列,不同的是,长辈们卖的,是传统咖啡。李蕙玲披露,祖父是从海南岛来到大马后开咖啡店营生,不过她也没来得及喝上祖父沖泡的咖啡,祖父过世后祖母也把咖啡店给关了。“我只依稀记得那黑漆漆的店和那些木桌椅。”至于父亲为甚幺会开咖啡店,她表示当时风行有档位出租的美食中心,父亲负责卖茶水咖啡,在新村这样的地方,这类咖啡店很受欢迎,而他们在中学时代,白天上完课后,晚上是要到咖啡店去帮忙的。直到今天,父亲的这家咖啡店依然人来人往,两父女在这都市里的不同角落,以咖啡慰藉人们的心灵。家人担心熬不住从反对创业到支持创业需要不少心力和毅力,两女子的家人对她们的决定有着不同的想法,不过,主要也是担心她们是否熬得住,同时也从现实角度去考量。李翠婷的家人在给予支持的同时,总担心开一家咖啡馆能否赚钱;至于李蕙玲的家人,由于他们有过这样的经验,开始时都投下反对票。李蕙玲指出,父亲在开咖啡店的初期,店里有不少档主因为经营不下去而离开,但是父亲是卖茶水咖啡,不能说关就关。“我们在中学时,白天唸书,晚上要到咖啡店帮忙,确实知道那种辛苦,他们走过那段日子,所以不赞成我的想法,总认为既然出国留学回来,何必摆着好几千令吉的工不做来卖咖啡?”反对归反对,对孩子的坚持,家人最终也只好默默接受。开咖啡店繁琐心甘情愿做李蕙玲和李翠婷异口同声表示,在开店前的準备工作非常繁琐,曾让她们感到极度疲累和困扰,庆幸的是,她们都走过了那段难熬的日子。李蕙玲声称,她从没有放弃开咖啡馆这美丽的梦想,不过,却曾在前往梦想的路上面临不知该如何前进的困境。机会处处有“曾有一段不懂该怎幺走下去,当时在想该怎幺去做。在大马不能单纯卖咖啡,那要提供甚幺食物?我想过去参加蛋糕烘培课程,可是这要花钱之余,也要时间,而我不能因此而放弃对咖啡的知识跟进。也有投资者建议拿连锁经营让我管理,我还想过不如就先学管理,赚钱后才来开咖啡馆,就这样进进退退,我始终不间断在看资料。”“或许是那不是我想要的,所以最终我都没有去做,我就一直在等那个时机,没有放弃,我始终相信机会到处都有,只是看你如何去抓紧那个时机和是否準备好了。”李翠婷则披露,开店的繁琐让她感觉很累,却也心甘情愿去做。“当时由于许多事情都需要去等待和解决,过程就好像过关斩将。”资金有限重质不重量在开店初期,珈琲工坊面对无客人上门的窘境,李蕙玲与李翠婷虽然心急,可是却也明白许多事急不来,只能耐着性子去做。由于资金有限,她们无法大事宣传,不过,更重要的是,她们皆明白,在创业初期她们都需要一段缓冲和适应的时间。“我们还曾经拒绝媒体的採访,我们也明白媒体的力量,可是在开始的阶段,如果大量的宣传最后也招来很多客人,我们却忙不过来,那该怎幺办?与其这样,不如在没有人或很少人的时候,慢慢摸索,进而适应这样的生活。”累了也要坚持到底资金有限让她们在经营初期绑手绑脚,于是选择了重质不重量的方式去做。“就好像一些精品豆都不便宜,我们受到钱财的限制只能少量地拿货,煮成咖啡时能卖的杯量也不多。”此外,李翠婷披露,在初开张时期,朋友都来捧场,当时的不适应让她闪过想放弃的念头,不过想到放进的心血和时间,不能就此说走就走。“这是自己的障碍,以前对有兴趣的事我都会去做,累了就放弃,但这一次不同。有些人一辈子都无法实现他们的梦想,我却已经起步。现在的孩子,在东西坏了就丢掉,我何不试着去修修看?遇到问题,就要去解决。这是我在心态上的调整。”不求多赚钱只望客人满意营业至今,珈琲工坊已融进了她们的日常生活,她们希望这个角落可以让人停下脚步回一口气。李翠婷说:“我已经无法割捨下珈琲工坊,和这家咖啡馆的感情很深,也不可能放弃,我不求多赚钱,只希望可以达到收支平衡,保住这空间,客人来时可以坐着喝杯咖啡听音乐,我的料理能够更进步,客人吃得满足就好。”李蕙玲希望可以透过珈琲工坊让更多人认识黑咖啡,“它不如传统咖啡那幺苦,黑咖啡苦是刻板印象,那是因为烘培过程导致它苦,不过现在的烘培技术和种植的品质,让黑咖啡不需要再加任何的糖就可以很好喝也很健康。”鼓励大家有梦就追李蕙玲与李翠婷不约而同鼓励大家:有梦就要去行动。李翠婷认为,有梦想的人,应该放手豁出去做一次试试看,“如果这是你一生的追求,那你不可能只把它藏在心底没有行动,口头上说的都只是谈谈而已,只有落实做才是王道。”李蕙玲鼓励有梦想的人不要只是空等,“自己要作好準备,机会到处有,只是看你準备好了没有。”“要如何美满你的梦想,不能只是一直在想,当梦想达成的那一刻,那只是一个开始,我现在只是处在梦想的起点,我的梦还没有完整。”/副刊‧报导:何欣瑜‧2013.04.17